快捷搜索:  xxx

咱们从辽东一路杀到了范阳有杀回了北平

魏悠恭敬道“虽然李林说是公孙瓒已经将粮食都运进了易京宫殿,但若是某所料不差,粮食定是被李元杰给吞了!而且根据属下所知,当公孙瓒撤进易京之时,有万余的兵马没有来得及撤进去,已经都投降与李林了!”
 
    “李林就没有说此事?”刘虞问道。
 
    魏悠道“某没有问,李林也没有说!”
 
    刘虞眼睛一瞪,气的要死,大喊道“着实可恶!”说着,刘虞胸口上下起伏,缓了几口气,魏悠焦急道“主公要保重身体啊!”
 
    刘虞没好气道“哼!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折腾一阵!对了,刚才和儿已经派人送来消息,他根本就没有碰到黑山军的一点踪影!按理说和儿所在之地,那是黑山军的必经之路,可是为什么连黑山军的影子都没见到!”
 
    魏悠也是赞同道“主公,某也觉得此事甚有蹊跷,这发生一系列的事情,某觉得,一切定会与这李元杰有关!”
 
    刘虞立即露出了阴狠的眼神,知道李林吞了自己应该得到粮草,自己应该得到的俘虏,幸好刘虞想不到就连偷袭他粮草大营的人就是李林手下将军假扮的,不然得话,刘虞还不直接气死,若是知道李林就是想戏弄刘和才把刘和挤兑去了埋伏公孙瓒的话,刘虞肯定又会气活过来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刘虞幽幽说道“哼!我已经叫刘和速速回来了,等到刘和回来以后,咱们定要攻下易京,这易京不能叫李林得到!”刘虞忽然想起了那日李林走了以后,刘虞派处一万兵马交给刘和之时,刘和说的话。
 
    “父亲,这李元杰在幽州可不是长久之计他,现在他还只是一只雏鹰!若是等候羽翼丰满,说不定就会回身将他的主人吃掉啊!”刘和所说的主人当然就是刘虞了。
 
    刘虞眯着眼睛回答道“哼!这个李元杰虽然面上对某十分的亲切,但是心里也定时不服,当初与我初次见面就十分无礼,但是没过多久,竟然态度完全改变了,这就说明此人定时有一定野心的!但是现在大敌当前,李元杰也有不小的实力,所以我们还不能轻举妄动啊!”
 
    刘和点点头,道“父亲,我就怕这个李林辉联合咱们的敌人来对付咱们啊!”刘和久居天子身侧,所以对这些争权夺利的事情十分的明白,这么多年在宫中,刘和早就已经成长为一个阴险狡诈之人了,要不然也不会活到现在。
 
    刘虞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,语重心长道“和儿啊!为父的已经老了,这天下以后就是你们的了,你要记住,这天下是谁的…………是咱们刘家的!那李林在怎么样,也不会随意动咱们,而咱们也要利用与他帮助咱们打江山,记住父亲的话,为将者要懂得纵横沙场,为官者要懂得执法严明,但是古之称王称霸者,一定要懂得的而是这平衡之道!”
 
    刘和点点头,“孩儿谨记了!”
 
    看着魏悠点头的样子,刘虞收回了心思,缓缓问道“粮草调集的怎么样了?”
 
    魏悠回答道“三日之后就会到达!”
 
    刘虞点点头道“嗯!这个黑山军到底是从哪里来的,我军追击一段距离之后,这伙黑山军竟然有忽然的消失了!则这个张燕,竟然如此大胆,我没有去动他,他竟然还敢动我!”
 
    魏悠也是很有深意的点点头,心里想到若是这一会将公孙瓒灭掉以后,下一个不是李林,就是张燕了!魏悠乃是刘虞的死忠,刘虞在魏悠年少是对其有大恩,所以魏悠发誓要一声辅佐刘虞。
 
    刘虞也觉得有一些累了,对魏悠摆摆手,道“嗯!一会田畴回来你跟他清点一下李林送来的粮草,然后发下去,就让大军先拮据几日吧,某累了!”魏悠点点头,见刘虞缓缓躺下,一点一点的退了出去。
 
    李林回到了营中,找来徐邈,邪笑问道“呵呵!景山,刚才装的不错啊!吧堂堂的幽州别驾都给唬住了!”
 
    徐邈脸上没有笑的表情,而是缓缓道“元杰,我其实没有说谎!”
 
    李林闻声大惊,瞪着眼睛到“什么?你是说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徐邈点点头道“不错,咱们真的只剩下半个月的粮食了!”
 
    李林叫道“什么!这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徐邈摆摆手道“元杰,你别着急,咱们从辽东一路杀到了范阳,有杀回了北平,几万的大军啊!粮草之处何其巨大,再加上辽西那边还没有安定,所以我军粮草告急也是情理之中!”粮食呢,等到风声一过,赵虎再透透运回来,可够咱们的大军用上一阵了!”
 
    徐邈并不知道李林给赵虎下了抢劫刘虞粮草大营的命令,但是看到魏悠之后,徐邈也猜的差不多了,对李林笑道“呵呵,元杰啊!你啊!抢劫刘虞的粮草,亏你想的出来!要是让刘虞知道了,还不气死,说不定还会大兵打你来呢,哈哈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没好气道“哼!那个老小子富得流油,这个土豪咱们不抢还抢谁的!再说,刚才我去看那个老头了,看来是气的够呛,哪有立即找我来!”李林,徐邈相视一眼,均是大笑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