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xxx

李林将军有所不知虽然公孙瓒已经被将军逼退

   刘虞都已经跑了一段路,忽然听到后方大喊着“公孙瓒退兵啦!公孙瓒退兵啦!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刘虞一惊,回头看过去,士兵踉踉跄跄的跑了过来,“主公,公孙瓒退兵了!公孙瓒退兵了!”说的很是兴奋。
 
    刘虞心里奇怪,这个时候,身边护卫喊道“主公快看,土垠城中有火光!”
 
    刘虞闻声看去,果然城内有火光,刘虞立即派人打听了一下,看是不是公孙瓒在虎自己。
 
    一看公孙瓒果然是向城池退去,刘虞才按下心来,回了帅帐,刚到帅帐,有士兵就冲了进来,对刘虞道“主公,我军粮草大营被洗劫,我军来不及救援,粮草已经都被别人抢走,敌人走之前还留下了性命说是黑山军杜长!”
 
    刘虞一听,感觉脑袋“嗡!”了一声,差一点吐出血来,行军打仗,这粮草就是性命,粮草怎么可以丢呢,粮草以没,这仗输定了,刘虞大喊一声“黑山军,我定要灭了你们!”
 
    还没说完,又跑进了一名士兵,对刘虞道“主公,李林将军带领大军攻打土垠城,已经拿下来城池,公孙瓒会军城中与李林战到一处,被杀的打败,公孙瓒已经撤退易京宫殿!”
 
    刘虞一听,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,起身对众人道“赶快进城,跟李林将军回合!元杰兵少,切莫又让公孙瓒把城池抢了去,然后赶快用城中的粮食补给咱们的军队…………”说完,刘虞只感觉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 
    众人赶紧扶住,刘虞本来就被公孙瓒追的逃跑,后来又听闻自己的粮草大营被抢,然后又听到了李林拿下了土垠城,这样的一喜一悲下,刘虞的脑子是受不了了,看来是要病一场。
 
    公孙瓒本以为自己的会军算是及时的,但是等到进了城池,才知道,李林已经攻破了城门,正往城中杀来,公孙瓒仗着自己的兵比李林多,决定要在城中与李林一战。
 
    公孙瓒大喊一声“众将士,给我把李林的军队歼灭在城中!得李林首级者,赏千金,封将军,活捉李林这,赏五千金,封太守!”众将士一听,士气有一次振奋起来,大吼着像李林杀去。
 
    果然两军在城中交战了,但是公孙瓒终于知道了自己的自大的后果,城中道路狭窄,根本就发挥不出人数的优势,李林率领长矛重步兵步步为营,一点一点的将公孙瓒的军队逼退,公孙瓒乃是马上将军,在平原上作战,李林绝对不是对手,但是这种情况下作战,公孙瓒肯定是衰了。
 
    最后被李林逼得无路可退,公孙瓒咬咬牙,只好撤回了自己最后的仰仗,自己精心打造的宫殿里面,易京宫殿可以放下三万的军队,还有可供使用半年的粮草,宫殿的墙壁比城墙要高出一大截,城门高大厚重,绝对的易守难攻,公孙瓒可是花了大量的心里,和金钱做的,刚做的时候还有不少人反对,这一会终于知道这宫殿的好处了。
 
    公孙瓒立即带人撤回宫殿,但是宫殿只能放下三万人,公孙瓒军队有近五万人,所以后面断后的一万余人,就是彻彻底底的被抛弃了,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弃婴,还在为自己的主公阻挡着蜂拥而至的李林的大军。
 
    等到众人都听到了易京宫殿的大门慢慢关上的以后,众人才反应了过来,靠近城门的都打大喊着“别关上啊!我们还没有进去呢,别关上啊!”
 
    但是面对他们的都是自己胞泽的明晃晃的长矛,将他们一个一个的刺了出去,嘴上还大喊着“宫殿之中已经容不下你们了!你们还是为了主公奋力杀敌吧!”这些士兵为了自己的能够活命面对着自己的胞泽毫不留情,将架在门缝上的人一一砍碎,踢了出去,然后将殿门关和。
 
    李林见到前方高大的宫殿大门慢慢关和,但是殿外还有不少的士兵,皱着眉头抬起了手,制止了还要冲山去的士兵,李林对身边的方方道“传令下去,告诉这些殿外的士兵,投降不杀!”
 
    李林军令一下,一会就不停的回荡着这句话“李林将军有令,投降不杀!投降不杀!”
 
    留在殿外的士兵已经知道了自己已经被自己的主公抛弃,纷纷的帮下兵器,投降,但是他们刚刚放下兵器,只见有宫殿殿墙之上飞下无数的箭矢,将他们纷纷射死。
 
    只见正是公孙瓒在墙头上下令放箭,公孙瓒已经被李林气的红了眼,就算是下面是自己的士兵,已经投降了李林,也不会放过,公孙瓒阴狠的说道“你们吃我的军饷,竟然不知道奋勇杀敌,竟然还敢投降,给我放箭一个不留!”
 
    身边的弓箭手回头道“主公,那都是咱们自己的人啊!”
 
    公孙瓒愤怒的一刀将说话之人砍死,跟身边士兵喊道“他们已经投降了李林,就不再是你们胞泽,谁要再敢迟疑,他就是榜样!”说着指了指已经倒在血泊中的尸体。
 
 第五十一章 讨要粮草
 
    横扫幽冀
 
    发布时间:2分钟前字数:3062
 
    身旁士兵听了公孙瓒吼声,无不心惊胆战,虽是不忍心,但是也怕自己没了命,只好比这眼睛像城下放箭。
 
    城下的士兵都已经挤在了一起,弓箭手根本就不用瞄准,随意的房间城下的士兵就已经一片一片的倒下,公孙瓒看着倒下哀嚎的士兵,狂笑着“啊哈哈哈哈!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!”那小声就跟恶魔一般的嘶吼,震慑着宫墙上的每一名士兵。
 
    众人无不害怕,自己的主公到底是怎么了,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白马将军公孙瓒,为何沦落到了今天的这一步…………
 
    李林已近宫墙上竟然放箭了,大骂着公孙瓒,喊道“还不快快将那些士兵拉回来!”
 
    所有的盾牌兵立即冲了上去,把倒下哀嚎的士兵拉了过来,李林看着士兵们惨烈的样子,骂着公孙瓒“妈的,这个小子疯啦吗?”
 
    终于将受伤的投降士兵安顿好,李林眼珠子一转,叫来徐邈道“景山,赶快赶到城中的粮仓,将所有的粮食都搬到城外咱们的答应去,若是刘虞的人来了,要是搬完了就说已经被公孙瓒运近了易京宫殿,若是还没搬完,就说只有这些了!”
 
    徐邈阴阴的一笑“呵呵!好!”李林很是了解的点点头,这一会可是把刘虞给坑惨了。
 
    整顿好兵马之后,李林并没有接收城池,只是将俘虏的士兵送到自己的营里,不给刘虞留下,不一会,刘虞手下幽州别驾魏悠赶了过来,面见李林。
 
    李林赶紧迎了出去,“魏悠大人,不知伯父可好,本来得知伯父被公孙瓒偷袭之后,某一看根本没有时间支援了,只好率军攻打城池,这样一来不仅解了伯父的围困,还拿下了城池啊!”
 
    魏悠立即对李林拱手一拜道“这一会,我家主公真是多亏了将军啊!要不然我家主公的大营就会被那公孙瓒踏破了!”
 
    李林立即客气道“别驾大人客气了,我乃是伯父下属,定当以死效力啊!”
 
    李林问道“别驾大人,不知道我家伯父怎样?”
 
    魏悠带着哭腔道“诶呀…………李林将军有所不知,虽然公孙瓒已经被将军逼退,但是那黑山军张燕竟然带领军队偷袭了主公的粮草大营,吧我军的所有粮草洗劫一空!现在正在派人追击呢!”
 
    “什么!这是为何,兄长不是带兵去埋伏张燕吗?张燕怎么会到了这里!”李林惊叫道,其实他心里跟明镜似的,这个局就是他设的!
 
    魏悠大人道“某也不知道啊!主公已经派人去询问了,但是主公一听粮草大营被袭击,有听到城池已经被李林将军偷袭,大喜大悲之下,急火攻心已经病倒!”
 
    李林一下子握住了魏悠胳膊,道“什么?伯父病了?快快带我去看!”
 
    魏悠见李林满脸的担心,不像是假的,但是魏悠是何人,这一会着一系列的变故,魏悠总是觉得不对劲,很据魏悠的分析,这一切的一切定然会与这李元杰有关,但是见李林担心刘虞的样子,有像一个好侄婿,这个李元杰到底是一个什么人?魏悠心里不禁发问。
 
    魏悠立即安抚激动的李
 
    魏悠道“李林将军,现在我军粮草已经被黑山军抢去能不能劫回还不一定,我军粮草已经只够一日了,而若是再从其他郡县调集粮草,还需要不少时日,这十万大军怎可以没粮?公孙瓒还没有灭亡,我军还需要作战,没有粮食,士兵怎么会有力气,刚才我派人去城中粮仓,碰到了李林就的人,说是城中粮草已经被公孙瓒运进了这易京宫殿之中,所以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眼珠子一转,看着魏悠,李林知道,自己这一点小心眼肯定已经被魏悠看懂了,公孙瓒压根就不知道自己会攻城,怎么会把粮草都运进宫殿里面呢?魏悠肯定知道事自己的把粮食都弄走了,现在刘虞的粮食都被自己找赵虎假扮的黑山军给抢走了,本事要用城中粮草支撑一下,先进知道粮草已经被老子抢走了,这是管自己要来了!
 
    若是刘虞没病的话,那自己可能还有一些估计,现在刘虞都挂了,那自己还怕个屁,我装糊涂你能把我怎么样啊?
 
    李林惊道“哦?大人可是希望我借一些粮草给你们?”
 
    魏悠一看李林这个不要脸的样子,心里很是想抽他,但是现在还要李林也不是自己可以动的了的,主公又病倒了,自己没有证据是李林拿走的粮食,又怎么能够硬要呢?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